香港伯乐2码汇高手论坛

您的当前的位置:主页 > 香港伯乐2码汇高手论坛 >
尴尬的政策市 7月股市巨震始末
2017-12-28 发布人:dede58.com

当大陆A股达到最高点5178.19时,期待冲上2007年6124点的追梦者领教了最让人手足无措的反转。

这次股市过山车,被公众称为“股灾”。从6月12日的5178.19点,到7月7日盘中一度出现的3373.54点,短短二十余日,沪指最大跌幅达34.85%。这期间,市场信心受到重挫,巨额资金恐慌出逃,甚至有股民围堵金融机构。多重压力迫使中央出手,强力救市。财政部、央行、国资委、证监会、公安部等多部委,联合中金公司、券商、基金、上市公司等机构组成,接连发布了超过20道政令,投入股市资金以千亿元计。

在一系列重拳出击后,股市疯狂杀跌趋势被暂时遏制。此次股灾的“罪魁祸首”之一,场外配资业务,开始成为焦点。证券监管当局7月13日早突访恒生电子,重点约谈其负责HOMS系统的高管。作为众多场外配资公司和伞形信托所采用的风控系统,在过去的一年中,HOMS托管资产量和融资客户数目增长迅速,一度被认为从客观上加剧了A股市场的投机之风。

场外配资实质是低门槛的融资融券,通俗来说是借钱炒股。投资者按照1:3、1:4,甚至1:10的杠杆,把本金打入民间所谓“配资公司”的配资专用账户操作,盈利和亏损同时放大。以此前多家配资公司的1:10的杠杆为例,投资者本金1万元,放大十倍即10万元。如果上涨10%,那么相当于收益翻番,但一旦下跌10%,将会被强行平仓,本金全无。实体经济表现不力,热钱寻找出口,监管部门有所放松,而互联网金融跃进的时机应运而生。

据证券业协会公布,通过恒生HOMS、铭创软件以及同花顺为渠道的配资规模总额接近5000亿元,其中HOMS占比最高达4400亿元。在股市刚刚企稳后,场外配资又有抬头。证监会和国家网信办7月12日晚间分别发布两项通知(意见),分别从证券公司交易接入和网络宣传“获客”两个关键环节清理整顿场外配资炒股。

巨震始末

一篇《2015股灾的来龙去脉》疯传网络,称恒生电子开发的HOMS系统,因其可灵活分仓、方便融资客户进行场外配资的功能,成为股灾争议的核心。

随后恒生电子公告称,HOMS只是一个为私募基金开发的技术工具,从6月15日到7月10日,沪深两市单边交易总量约为288649亿元,而同一时期HOMS总平仓金额仅为301亿元,占两市单边总交易比为0.104%。HOMS被称作引发股市震荡主力的说法是不客观,也是非理性的。把数十万亿市值股市的暴跌归咎于某家公司的某个产品显然有失妥当,但事实上,也确实因为HOMS把场外配资这个漏洞暴露,从而导致高杠杆的催生。

沪指从去年3月2000点以下,一路高歌至5000点以上,仅不到半年,其中也包含了诸多非理性因素,原因就是场外配资参照的母体——融资融券。去年下半年开始,融资融券规模快速上涨,11月已较年初翻倍增长。据知情人士透露,两融业务迅速升温的原因是去年7月监管层向两融业务定向放水,但此后监管层出台文件,规定这个杠杆比例为1:1,而当时券商的比例有的达到1:2,甚至1:3。经过一番整治,有的券商把自有资金提高到70%。而导致暴跌的场外配资,民间版的融资融券,显然没有这样的纪律。

“其实场外配资很早就有,只是此前大家并没有找到HOMS中的漏洞。在发现可以通过HOMS的一个账户设立子账户,没有资金和账户的限制后,场外配资开始迅速膨胀,当股市出现上扬的契机时,这个触发点让风险偏好提升,于是伴随场外配资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对《》称。

彼时的股市指数一路上扬,场外配资杠杆不断放大,然而却十分敏感,经不起风吹草动。

于是证监会向券商下发通知,要求自查场外配资业务,全面叫停场外配资数据端口服务。“证券公司联手信托公司,通过恒生HOMS系统为客户配资加杠杆的行为,正迎来有关方面的重拳治理。”俞平康分析称。而随后监管层愈加严厉的表态被市场持续负面解读,甚至连夜安抚市场情绪称场外配资风险已有大幅度释放。然而,蝴蝶效应已经开始。

关于整个股灾的过程,一位分析人士这样描述,一部分配资在得到证监会清查消息后撤出,使用配资的股民、配资公司、恐慌的其他机构、散户大量抛售股票。当整个HOMS系统同时抛盘后,配资筹码集中的股票跌停。此时的配资公司由于资金来源于信托公司,需要尽快撤出,所以次日继续抛售,触发更多1:5杠杆配资的平仓线,于是所有配资公司开始平仓,1:5爆仓后继续平1:3,一路下去,使得下跌难以遏制。随后是1:2和1:3的伞形信托,就是用银行理财资金借道信托产品(通过配资、融资等方式,增加杠杆后投资于股市),到了平仓线,继而触发融资融券的平仓线,导致最后的雪崩。

期间也有一派分析认为,此次股市暴跌是外资有意做空A股,于是“阴谋论”一时间甚嚣尘上,但随即被业内诸多人士及官方否认。彭博数据甚至称,近期进入A股的外资不但没有大举做空,反而买入的更多。

短短几天,整个股市被极度恐慌情绪蔓延,机构和散户同时抛售,统计显示,自6月12日,沪深两市有985只个股被腰斩,还有630只个股跌幅为40%50%,只有224只个股的股价出现上涨,占比只有8%。剔除ST个股和未股改股,两市曾在7日出现超过1700只个股跌停的情况。

当然,很多经济学家和分析人士,包括机构已经在大跌之前看到风险,并且多家机构在5月中旬已经开始把资金外撤。

强势救市

“面对如此危机事件,监管部门并未表现出应有的理性和成熟。”一位券商人士称,监管部门在这次应对股灾的过程中,确实已经尽力了。但尽力显然不意味着有好的表现,而是在一阵手忙脚乱中,用尽了各种能“灭火”的办法。

伴随着股指剧挫,投资者和媒体一如既往地开始期待、逼迫监管部门救市,并抱怨救市不利。7月的第一个周末(4日、5日),救市政策如约而至。但令监管部门意外的是,央行、证监会、中金公司、机构、大型央企等多部门一系列措施,并未起效。

于是,市场人士通过媒体继续向监管层逼宫,散户多次围堵证监会。这才有了包括财政部、央行、国资委、公安部等多部委和一行三会的集体行动,但其中出现了非市场化的强硬手段。比如,“跨市场和跨期现市场操纵”就是恶意做空。媒体报道称,7月9日上午,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到证监会,会同证监会排查近期恶意卖空股票与股指的线索。而此前,公安部门仅是扮演提高威慑力等辅助角色。做空,又称空头、沽空(香港用语)是一种股票、期货等的投资术语,是股票、期货等市场的一种操作模式。指预期未来行情下跌,将手中股票按目前价格卖出,待行情跌后买进,获取差价利润。

但如何界定是否恶意,却没有法律和相关依据。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彭新林介绍,恶意做空本身不是一个刑法中的罪名,主要涉及“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交易信息”等犯罪。

最新消息是,7月10日上午,孟庆丰率跨部门工作组抵达上海。工作组现已发现个别贸易公司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犯罪的线索,正在依法开展调查。

正如市场人士戏言“没有政府救不了的市”,在几乎倾巢出动的监管部门出手后,终于让股市停止疯狂下跌。但止跌的背后,或许应有更多的深思。

在近十天的救市过程中,虽然看到各部门都在用力,但事实上,这些力并未形成有效的聚合作用,而是在一步步的试错中,才逐渐找到暴跌的根本原因。以此看来,部门间的协调,救市措施准确有效仍需要一段距离。更值得担忧的是,用强硬的行政手段人为干预股市止跌的结果,从长远来看,无异于饮鸩止渴。

有评论称,人为增加股市需求或市场的购买力,及人为地以严厉的行政方式限制股市供给并让它突然萎缩甚至于停止,短期内可稳定市场情绪,长期来看是否能够重拾市场信心还得由时间来检验。因为,这种以人为决定而不是真正市场决定的股市供求关系,其成交价基本上不是投资者真实对价,投资者也无法从这种价格来评估股票的风险及回报,投资者进入或退出股市完全取决于对政府政策取向的猜测,这必然会增加市场不确定性及降低投资者参与的欲望,股市交易量也可能在这过程中逐渐萎缩。

“按照国外的市场化做法,需要通过央行来主导救市。而以目前股市下跌的程度来看,虽然激烈,但仍未对实体经济产生冲击,所以央行才并未在第一时间出手救市。”俞平康说。

但他强调,虽然理论上,即便目前的点位也仍尚未触发系统性风险,但当股市急剧下探,一天跌几百个点位时,谁也不会知道推迟一两天救市会发生什么;而且当时股民情绪极为悲观,在此恐慌情绪下,会造成大量的不稳定因素,也是监管层重点考虑的问题,因此很多方式实属无奈。

相关的主题文章:
QQ客服热线